《法治国下的目的性创设》读书会成功举行
 

2016年4月8日下午两点,《法治国下的目的性创设—德国行政行为理论与制度实践研究》读书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明德楼206成功举行。本次读书会的指导老师为张翔老师和本书作者中国政法大学的赵宏老师。读书会由2015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生王海洋主持,2015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硕士封蔚然为主报告人,2015级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硕士汤能干为副报告人。同时,我中心的部分学生和中国政法大学的部分学生参与了讨论。

首先,封蔚然认为就本书而言,德国行政行为理论产生于德国的法治国观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法的安定性需求。从法的安定性要求出发,行政行为必须获得持续性的保障,而这种保障,是通过迈耶对司法判决的模仿而逐步得以形构的,即行政行为就其本质而言,其具备司法行为的具体性和明确性特征。正是立基于个案性的决定,行政行为获得了如同司法行为一样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行政行为因此而成为了法治的构成要素。在此基础上,行政行为的存续力得以建构,其内涵被分解为形式存续力、实质存续力、构成要件效力和确认效力。接着封蔚然详细梳理了本书的框架结构以及每章的重点内容,在此基础上,她就本书的写作方法进行了总结。她认为本书主要采用了福柯的“知识考古”方法、法释义学方法和法律比较方法。就本书的脉络以及主要论点做了梳理。

621157886

其次,汤能干就本书中提出的法律关系理论对传统行政行为理论的挑战做出了理论上的梳理。他认为传统行政行为理论在应对现代社会的挑战时,确实面临着理论上的困境。而这种困境导致了法律关系理论的兴起以及对行政行为理论地位的冲击。然而,他认为,法律关系理论的开放性确实很好的适应了现代风险社会的特质,然而其无法解决的是如何解决主观公权利的问题以及法治国下的约束。正是在这一本质问题上,法律关系理论无法给出有效的证明,同时,行政行为理论在不断调试的过程中,也逐渐的展露出其活力和弹性。因此,行政行为理论的地位不能被轻易的否决,而法律关系理论可以作为行政行为理论的补充。通过二者的协调,构建包容性的法治构造。

接着,赵宏老师和张翔老师就报告人的报告作出了点评。

赵宏老师指出,德国行政法的精神内核在于德国的行政行为理论,在体现在行政行为的功能性范畴中,行政行为就其产生来看,其服务于德国的法治国目的。在这一意义上,通过行政行为的研究就可以管窥德国行政法的全貌。针对这一主题,赵宏老师分三个方面进行了说明。第一,德国的法治国传统不同于英美法,德国更加注重国家的作用,即可以概括为经由国家而达到的自由与权利,国家在这一过程中是不可缺位的,因此国家在法治的过程中到底起什么作用便成为关键点,德国行政行为理论即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第二,行政行为理论产生于奥托ž迈耶的艺术创造,迈耶试图通过行政行为的构造,达致法治国的目的。因此,从行政行为产生时起,其就具备了形式化和功能性的特征;第三,如果不能回到迈耶的目的性创设的背景,那么行政行为理论的理解就会南辕北辙。这也是我国目前行政行为理论混乱的根源,即行政行为的继受不足。突出表现在太急于呈现,而忽略了行政行为的整体背景,这种片段式的截取不仅不能解决行政法问题,反而导致了行政法理论的自洽性受到了破坏。

张翔老师指出,首先行政行为的出现是跟法治国的价值追求密切相关的,在形式法治国的背后,事实上蕴含着自由主义的价值。也就是说,教义学的概念、原理、体系背后蕴含着特定的价值判断和功能,而不是对概念的纯粹演绎或者概念的创造。同时,这些价值判断,在法的体系内,是可以得到一致性证明的;其次,对法律的移植不能采取“生吞活剥”式的做法,不得“得意忘形”或者“得形忘意”,而应当是对域外法的整体把握基础上的调试。事实上,法教义学的方法就是这样的一个调试过程,即法教义学是解释本国法律解决本国问题,而不是对域外法的简单模仿或者借鉴;第三,基础性法律概念的研究是整个法律研究的基础,是对法律体系化的关键性环节。

随后,在自由讨论环节,张翔老师与赵宏老师就行政合同的国内法现状、行政法律关系中主观公法权利的困境、国内法上的行政行为概念、行政法与民法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读书会确定下次阅读书目为《联邦论》(尹宣译)。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6/4/13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