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冤廿载终昭雪: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今天在辽宁省沈阳市对聂树斌案再审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法负责人表示,经全面细致审查原审认定的事实、采信的证据、适用的法律和诉讼程序等,本案再审合议庭一致意见认为,原判认定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改判聂树斌无罪。对于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对该案的再审为何耗时近半年,该负责人表示,首先,依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其次,体现立审分离的改革探索;第三,体现了对第二巡回法庭改革探索的肯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表示,聂树斌案件得以纠正无疑是我国法治进程中具有标志意义的又一重大事件。检察机关一直高度关注该案的办理,并依据法律规定履行监督职责,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调查复核工作。今后,将继续加强对权利的司法救济,畅通救济渠道,依法保障当事人提出的申诉得到及时审查办理。

庭审结束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表示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据悉,该案宣判后,合议庭向申诉人及其代理人、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席公开宣判的检察人员送达了判决书,并就有关问题作了释明。该案后续的国家赔偿、司法救助、追责等工作将依法启动。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律师、高校师生、公众以及新闻媒体记者等120余人旁听了该案的公开宣判。


聂树斌案的司法示范效应彰显

“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无罪。”今天上午,当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的判决宣告时,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内心五味杂陈。这份迟到了20多年的无罪判决几乎“统领”了朋友圈的核心话题。

令人欣慰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采用少见的异地复查、直接提审等方式,终于还了聂树斌公道,但这难以完全弥补冤假错案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创伤。


(聂树斌母亲在儿子坟前)

检察机关努力见成效

短短数个小时,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刑事判决书(2016)最高法刑再3号的浏览次数已达到45182次。

此判决书中明确指出,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交的书面意见提出,应当依法改判聂树斌无罪,理由有六项:第一,被害人死亡原因不具有确定性,原审判决所采信的尸体检验报告证明力不足;第二,作案工具来源不清,原审判决认定花上衣系作案工具存在重大疑问;第三,聂树斌始终未供述出被害人携带钥匙的情节;第四,原审判决所采信的指认笔录和辨认笔录存在重大瑕疵,不具有证明力;第五,证实聂树斌实施强奸的证据严重不足;第六,聂树斌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在疑问。

在庭审后的采访中,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该案代理律师李树亭都表示检察机关在此次再审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检察机关该采信的都采信上去了,非常客观公正,我觉得很满意。”张焕枝很欣慰,尤其对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努力表示了肯定。

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复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时间责令山东省检察院对复查工作进行同步监督。

2016年6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提审后,最高人民检察院迅速成立办案组,专门负责审查该案。

通过再审审理,最高人民法院采纳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该案再审期间,最高人民检察院指派五名检察人员全面审查了此案原始卷宗、复查材料及最高法收集的相关材料。最高检还多次派员赴河北查看案发现场,核实相关证据,并询问了多名原办案人员和证人,在此基础上向最高法提出了书面检察意见,为聂树斌案的公正审理发挥了重要作用。

异地复查等创新的示范效应

在原审有关重要证据缺失的情况下,再审判决在评判本案原办案人员当年的行为和事后的解释时多次使用了“不合常理”这一表述。

“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的讯问笔录、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的询问笔录,以及可以证明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的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导致聂树斌原在卷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解释采用“不合常理”表述的原因。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再审审理时首先应当考虑由审查法院提审,在上级法院案件数量压力大时才可以指定到与原审人民法院同级的其他法院再审。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表示,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在复查阶段就进行异地审查,这在我国算是首例,就是为了最终得到一个公正的裁判。

在现场旁听的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莫洪宪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异地复查,有效避免了案件的自错自纠和久拖不决,开启了疑案异地复查的先例,指出了冤假错案纠偏的示范路径,最大程度保障了复查的公正性和公信力。

对于本案复查四次延期原因,合议庭成员夏道虎解释道,在该案长达将近22年的时间里,启动案件复查的时间就有十多年,复查卷宗非常多。山东高院首先进行背靠背阅卷,然后对阅卷过程中卷宗材料中存在的一些疑点咨询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并针对卷宗中聂树斌的签名和指印是否有造假可能性的质疑,邀请国家指定的法医鉴定部门进行鉴定。此外,在复查阶段,法律对于律师阅卷的权利并没有明确规定,山东高院为了保障代理律师更好地行使代理权,决定可以让其阅卷,堆积如山的卷宗也花了不少时间。

夏道虎还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管辖案件明确规定了十一类案件,其中就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案件,聂树斌案就是根据这一规定交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的;其次,体现了立审分离的精神;第三,巡回法庭是法院改革的试验田、排头兵,根据“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精神,组成审判团队,建立科学的运行机制,因此,专业度相对较高。

“和位于深圳的第一巡回法庭相比,二巡设在沈阳,距离案发地河北更近,方便相关人员参与诉讼和法庭调取证据。此案通过巡回法庭由最高法提审也反映了司法改革的方向。”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何家弘表示。

司法改革作用彰显

庭审结束后,本报记者现场采访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对于判决结果,张焕枝表示,“我很满意,我就是等这一天,我就是要这个结果。”

然而,将近22年的执着奔波,遭遇的冷眼背后却是无尽的心酸。张焕枝在听到宣布聂树斌无罪判决的那一刻,在庭审现场抑制不住地大哭,用她自己的话说,这算是喜悦的眼泪,但这样的情绪还是感染了不少旁听者纷纷落泪。

“虽说不容易,但我认为非常值得。”张焕枝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庭审结束后,见到审判长胡云腾,张焕枝表示“有话要说”,“我对于国家赔偿这方面不清楚。”胡云腾回复称,按照法律规定,两年之内都可以向河北高院提出国家赔偿,现在回去就可以提出;在向河北高院申请国家赔偿时可以聘请律师,关于律师费用可以向河北高院要求提供法律援助解决。张焕枝对胡云腾的回复在笔记本上认真记录,并反复确认。

与此同时,河北省高院于今天上午11时23分在官方微博向聂树斌的父母及其亲属致歉,并表示将根据聂树斌父母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及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并严格依照法律规定,依法作出赔偿决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敏远接受采访时表示,预防冤假错案可以从三方面着手。一方面,预防冤错案件应从源头着手,努力提高侦查水平和能力,侦查人员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案,以避免产生冤错案件;另一方面,司法机关应当切实肩负起法定职责,发挥对侦查的有效制约作用;最后,应当强化刑事诉讼中的人权保障,尤其是强化刑事辩护权的保障。设想一下,如果聂树斌当初从侦查阶段就能够得到强有力的刑事辩护律师的有效帮助,冤错案件发生的可能性还有多少?


沉冤昭雪,这一刻将被历史铭记


(再审宣判后第二天,聂树斌父母在坟前将判决书复印件“烧给”儿子)

2016年12月2日,这个日子注定要在共和国法治史上留下一个沉重的注脚——聂树斌及其家人终于等来了无罪判决。这一天,他们等了22年,而本报开始关注这个案子也已经过去了整整11年。

正如许多法律人、媒体人所说,聂树斌案是我国法治进程中具有标杆意义的重大事件。其标杆意义之一,就在于该案获得了社会公众和司法机关的高度关注。从王书金供述自己是真凶的那一刻起,这个案件就被置于放大镜下,新闻媒体持续追踪报道,专家学者反复研讨论证,司法机关更是直面这个“硬骨头”。无论是审判机关异地复查、召开案件听证会,还是检察机关同步监督、提出检察意见,始终以严谨审慎、公开公正、有错必纠的态度办理案件,彰显了司法公信力。正如法谚所云,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聂树斌案的标杆意义之二,在于该案深刻反映了我国法治进程的艰难坎坷。该案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受当时执法理念、执法条件、执法水平所限,该案存在着不少程序瑕疵和不规范做法,甚至有许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对于这一点,我们无需讳言。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才能避免今后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只有认真吸取聂树斌案的惨痛教训,强化人权保障理念,强化程序公正理念,强化证据裁判理念,加强各职能部门互相制约,才能尽可能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聂树斌案的标杆意义之三,在于该案是全面依法治国的生动体现。十八大以来,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法相继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等一系列规定,建立健全办案责任制,明确冤假错案纠错程序,力求从制度上消灭冤假错案滋生的温床。具体到聂树斌案,其体现的司法体制改革成效同样值得关注,如异地复查、最高法巡回法庭再审、律师全面介入,这些做法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也可以成为今后纠正类似错案的范本。

逝者已矣,惟愿聂树斌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被淡忘,不仅因为这个名字曾经让无数信仰公平正义的人努力奋斗过,还因为他可以烛照我们在法治道路上笃定前行。

文章来源:《检察日报》2016年12月3日。
发布时间:2016/12/3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