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定宪法解释程序必须制定法律
作者:张翔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加强宪法实施”作为落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的首要任务,并明确要求“完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宪法监督制度,健全宪法解释程序机制”。笔者认为,要落实这一推进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重大任务,必须制定法律位阶的《宪法解释程序法》。

我国宪法第67条规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其中第1项就是“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对于这一重要职权行使的程序机制,必须由法律来专门规定。我国《立法法》对于法律保留原则作了具体化,其第8条“下列事项只能制定法律”的第2项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产生、组织和职权”。宪法解释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位列第一的职权,自然属于立法法所明确列举的法律保留事项,因此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的程序做出规定,当然只能制定法律。(如果涉及规定设置专门承担宪法解释和监督宪法实施职能的机构,就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组织事项,也必须通过法律来规定。)

实际上,我国的立法实践一直坚持针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事项的法律保留原则。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了若干法律来规定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行使的组织和程序机制。其中最先制定、具有奠基性的,是1982年现行宪法公布施行后马上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在此之后,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又制定了其他一些关于自身职权行使的程序性法律。例如,1987年、1989年先后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对二者职权行使的程序规则做了详细规定。这些程序规则,有的非常具体,例如:“在全体会议上的发言,不超过十分钟;在联组会议和分组会议上,第一次发言不超过十五分钟,第二次对同一问题的发言不超过十分钟”,等等。这些程序规定,涵盖了宪法第67条列举的大部分职权的行使。

除了前述法律对于职权行使程序的一般性的规定外,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还制定了若干法律,针对各单项职权的行使程序进行专门规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2000年通过的《立法法》所规定的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具体的立法程序。《立法法》中还规定了针对宪法第67条第4项“解释法律”,第6、7项撤销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全国人大常委会职权的行使程序。此外,2006年通过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也具体规定了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听取和审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执行情况报告等监督权行使的程序。

    不难看出,无论是宪法还是立法法,都要求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职权的程序机制,而我国法治建设的实践,也一直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职权行使程序作为法律保留事项。因此,为了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健全宪法解释程序机制”的任务要求,必须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宪法解释程序的基本原则、宪法解释案的提出、审议、通过和效力等作出规定。法律位阶的《宪法解释程序法》势在必行。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6/12/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