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全面审查聊城“刺死辱母者案”
 

近日,山东聊城一起“刺死辱母者”的血案引发全社会广泛关注。因不堪忍受母亲被多名催债人欺辱,山东22岁男子于欢用水果刀刺伤4人,并导致其中一人死亡。2017年2月17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于欢提起上诉。

几天来,此事在网上持续发酵并引起各界发声关注。截至26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通报称:已受理当事人上诉;最高人民检察院也表示,对此案进行全面审查。

案发一年之前:女企业家欠高利贷遭十多人上门催讨

位于聊城冠县工业园内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2009年由苏银霞创办,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因公司资金困难,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苏银霞两次分别向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最后17万欠款。

2016年4月14日下午,吴学占、杜志浩等一行十人上门催债。他们将烧烤架支在源大工贸公司办公楼门口烤串饮酒。而欠债人苏银霞和儿子于欢则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当晚20时许,催债人员杜志浩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接待室内有两张黑色单人沙发和一张双人沙发,苏氏母子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刘晓兰说,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

逼债手段极端:催债人打骂母子俩并当面脱裤子污辱

在此其间,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嘴上。刘晓兰看到母子二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

让刘晓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刘晓兰看到,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在接待室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赶紧找于秀荣让她报警。22时13分(监控显示),一辆警车抵达源大工贸,民警下车进入办公楼。

判决书显示,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4分钟后,22时17分许(监控显示),部分人员送民警走出办公楼。看到三名民警要走,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于秀荣回忆说。

最终酿成血案:儿子不堪母亲受辱刀刺四人致一人死亡

这期间,接待室内发生骚动。刘晓兰告诉记者,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

22时21分许(监控显示),于秀荣看到有人从接待室跑出来。她和民警一起返回办公楼。紧接着,第二辆警车赶到源大工贸,警察让于欢交出刀子,并把他带到派出所。于秀荣说,那是一把水果刀,加刀把十几厘米长,平时放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用来切水果。在办公楼门口,于秀荣迎面看到杜志浩捂着肚子走出来,“他还说了句,这小子玩真的了。”其他人也陆续走出办公楼,开车离开。

杜志浩受伤后,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但最终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于欢被判无期:法院判其构成故意伤害未认定正当防卫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杜志浩的家属提出,于欢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索赔830余万元。于欢的辩护律师则提出,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要求从轻处罚。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为何不认定正当防卫,法院的解释是: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目前,于欢已提出上诉。他的上诉代理人殷清利仍继续主张,在遭遇涉黑团伙令人发指的侮辱、警察出警后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于欢的被迫还击至少属于防卫过当。

最新进展

山东高院通报:已受理当事人上诉

山东高院26日通报称: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不服一审判决,分别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4日受理此案,已依法组成由资深法官吴靖为审判长,审判员王文兴、助理审判员刘振会为成员的合议庭。现合议庭正在全面审查案卷,将于近日通知上诉人于欢的辩护律师阅卷,听取意见。我们将依照法定程序予以审理。

最高检介入调查:调查警察是否失职

最高人民检察院26日也发布消息称: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对媒体反映的警察在此案执法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将依法调查处理。

当地成立工作组:将查警察不作为问题

于欢故意伤害案经媒体报道后,聊城市成立了由市纪委、市委政法委牵头的工作小组,针对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犯罪等问题,已经全面开展调查。下一步,聊城市将全力配合上级司法机关的工作,并依法依纪进行查处,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该案的一审判决牵动着无数网友的心,支持被告于欢的人众多,质疑民警者有之,理解法院者不乏。对于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众说纷纭。

声音一

凶手算不算正当防卫?

有律师认为,本案中,法院既然认定于欢的人身自由受到非法限制,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即是“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行为,从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开始到解除这种限制为止,整个期间都属于“不法侵害正在进行”。

尤其是本案中的被害人还采取极端手段严重侮辱被告人母亲,肆意挑衅被告人于欢的心理承受极限,而报警后又未能解除自己和母亲被限制自由的状况,防卫的正当性就更不存在问题。

声音二

法官判决是否人性化?

有舆论认为,辱母杀人案的判决与人们所秉持的基本伦常相违背。尽管从法律技术角度,法官的判决或许是“依法”而没有枉法,但罔顾犯罪行为是在绝望情况下的人性自然反应,冷血生硬地予以判决,显然不是一个正当的判决。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于欢毕竟造成一死三伤,法院的判决也有惩戒冲动杀人的警示。

声音三

警方出警是否存过错?

还有网友表示,此案中警方是否有过错也应考量。警方当时既没有带走暴力催债人调查,也没有将双方隔离,出警存在缺陷,其实际后果与于欢杀人之间构成因果联系,法庭不应忽视这一量刑因素。

本案的事实部分还需要进一步审查核实。比如,警察当时是离开事发房间还是马上完全离开了现场,这是本案的一个关键环节。另外,对于事发现场的具体情况,还需要听取更多当事人和目击者的声音,特别是同期声,以尽最大可能还原事件的原委。

文章来源:综合《南方周末》、《华西都市报》、《新京报》、人民网报道。
发布时间:2017/3/2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