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违宪之后,同性婚姻的彩旗向何处飘扬?
 

大法官帮同婚解套 蔡英文政府却陷入两难

针对同志婚应的大法官第748号解释出炉,明白宣示现行“民法”未保障同志婚姻,与“宪法”第22条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条保障人民平等权之意旨有违。这对于“我国”人权的保障,无疑是跨出了重大的一步。

不过,对于现行“民法”违宪的情况,释字748号却提供了三个不同的选择:第一是二年后“民法”自动失效,第二是修正法律,第三是制订法律。因此,后续要如何解决此一问题,仍有很大的政治运作空间。

其实,同婚运动推动至今,认定同婚“没有结婚权利”者,音量已渐渐变小。取而代之的,是到底应该要修“民法”,或者制订专法。同婚和不少人权团体认为,“制订专法”也是歧视。但也有一派意见认为,“制订专法”是最能妥协双方意见的作法。

748号解释既然认定“制订法律”是一个解套方法,因此就给了“专法”空间。问题等于又回到原点,就是“修民法派”和“制订专法派”的角力。

目前朝野不管是“修民法”或者“制订专法”,都各有主张者。蔡英文在当选前,曾具体承诺支持同婚,但就任后骇于不同意见者的反弹,一直不敢直接碰触这个议题,只敢说“尊重立法院”。这次释宪结果,又说“尊重大法官解释”。因此,蔡英文政府到底要采用三个不同选择的哪一个,也就格外引起关注。

倘若蔡英文政府推定修法或专法立法,难免又会引发不同团体抗议的两难。反同婚团体会说,既然立专法也合宪,何不立专法就好?“修民法派”对于修专法,当然也还是会诉诸民权,认为大法官既然都已经宣告“民法”违宪,何不一步到位,直接修“民法”。

当然,最两不得罪的作法,是完全不再碰触修法、立法议题,待两年后”民法”相关规定自动失效。但谁也不能保证,直接适用“民法”现行条文,是否有其他法律竞合的问题。若发生是用上的疑义,难保两年后又有其他的法律得提起释宪。

尤其两年后的此时,就是选战即将开跑的前后。不管怎么做,都可能成为选战的话题。民进党是否愿意冒著失分的风险选边站,也考验其政治智慧。

不管民进党最后做哪一个选择,将同婚的立法、修法问题丢给大法官,等大法官做出释宪后,才“推一步、走一步”甚至随波逐流,都是不负责的政客行径。但既然大法官已经明确表态,立法者和行政部门就不应该再乡愿,确实应该面对问题,不要再因为怕批评而摆烂了。大法官公布同婚释宪结果,为同婚解套,却也给蔡英文出了难题。

“民法”违宪然后呢? 想想也违宪的“社维法”及都更吧

大法官昨天做出七四八号解释,宣布不保障同志婚姻的“民法”条文违宪,同志与人权团体一夜欢腾,认为是赢得了婚姻平权的阶段性胜利,也是同志人权运动的里程碑。

但是,若打开大法官释宪史,近年几桩曾为社运团体额手称庆的释宪案,并未因释宪结果如意就自此革命成功,绕过释宪的的立法、行政阻挠手段仍多。

例如,二〇〇九年,大法官会议第六六六号释宪案,认定《社会秩序维护法》“罚娼不罚嫖”的条文违宪,“一件买卖中,只有一方被处罚”违反了“宪法”第七条保障平等权的宗旨,应于两年内失效。

妓权团体原以为,释宪结果是“性工作除罪化”、保障性工作权利的先声。结果,立法院于二〇一一年修正的《社维法》却修出“假道学”的执行困境:由各县市设立“性交易专区”,专区内娼嫖皆不罚,而专区外娼嫖皆罚。看似诡异,却也符了大法官“要嘛都罚,要嘛都不罚”的平等原则。

但后续发展是,全台除了云林县与基隆市政府有意成立性专区外,没有地方政府敢合法地设立性专区;而云、基构想曝光后,就在道德舆论抨击下夭折。

于是,修法至今六年,台湾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政府成功设置性交易专区,性工作仍是不合法。

另一个案例是都更条例。在台北文林苑王家抗争之后,司法院大法官会议在二〇一三年公布七〇九号解释,宣告《都更条例》关于核淮都更程序、可申请都更比率太低,以及未举办听证会让所有权人参与等条文都违宪,应在一年内检讨修法。

自此,立法院成为各方势力的角力场。各党立委纷纷抛出版本,不乏有立委成为建商利益代理人,混在其中提案,形成至少十七个版本大混战的局面。一年后,修法未成,内政部只好不管母法,直接修施行细则,以补缀法令失效的空窗期。

因此,昨天大法官将修法空间留给立法院,反同势力必定全力卯上,挺同的“修民法”与反同的“立专法”将有一番激战。

即使蔡英文昨天立马在脸书表明立场:行政部门尽速提出方案、立法院务必如期完成三读。但观诸蔡英文对同婚立场的言行不一,加上两年修法期限至二〇一九,届时已近二〇二〇的大选,选举机器又会如何看待“后释宪”拼搏?

昨天大法官将彩虹挂上天空,把炸弹丢向立院。还是老话一句,争平权,同志仍须努力。

文章来源:联合新闻网2017年5月24-25日“评论”专栏。
发布时间:2017/5/25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