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推开那些门
作者:王振宇  

在我看来,2007年1月17日通过,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中国近十年来颁布的最重要的一部法律。她在中国转型过程中的作用无比巨大,却至今仍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尚有广阔挖掘空间。

虽然联合国在 1946年通过的第59号决议中宣布知情权为基本人权之一,强调知情权是实现一切自由权利的关键。而其它一系列人权法文件诸如《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德黑兰宣言》等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重申和强调了知情权的要求和主张,而我国加入了两大人权公约;虽然我国宪法中说“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务,管理社会事务。”, 但是,当你真的想了解些什么,表达些什么、参与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面前的大门如此厚重、密不透风。

有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们可以去索取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必须及时答复——最重要的是,这部法律的实操性极强:她告诉你哪些信息政府必须主动公开、哪些信息有人申请时应该公开、公开的方式必须符合申请人或法律的规定、如果不公开必须有充足的理由……还有,她不仅仅是法律,而且是政治——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被列入了对行政机关业绩的考核内容。

这部法律在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作用不容小视——了解,是参与的基础甚至也是参与本身;这部法律是阳光法案——其反腐价值不言而喻;这部法律又是教科书——她告诉人们,你有权知道、他们有义务汇报;这部法律也给了中国大地上弱小的民间组织一件十分趁手的工具:可以用来搜集资料、调查研究、公众教育、政策倡导、公共参与。

我们机构在条例刚实施时,就赢了第一个(也许是中国第一个)政府信息公开案件。然后,我们成立了一个内设部门:“透明政府促进中心”。在数百起、上千件政府信息公开案例中,反复测试各项规定的使用技巧。后来我们发现,真正的技巧在于相信和坚持:相信只要用力就会有痕迹,只要坚持就会让痕迹加深。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可以概括为一个字:“问”。门中有口,很有意思。让我们一起不断追问,一起推开那些门。

作者简介:王振宇,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主任、专职律师。曾在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故意杀人再审案 、夏霖涉嫌诈骗罪案、“阜阳白宫举报人死亡案”、“女教师黄静死亡案”等案件中担任再审代理人、被告人辩护人、受害人代理人。
文章来源:《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实务指南》代序言
发布时间:2017/8/15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