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向全国人大提出的两件建议
作者:刘政  

2004年10月10日,《人民日报》刊登的“钱学森请辞‘院士’称号”一文,感人至深。文章谈到,钱学森不仅是我国著名的科学家,也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但他对中国院士和外国院士这些荣誉称号却看得十分淡薄。1985年,美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邀他访美并授予他两院院士称号,被他拒绝。钱学森 1955年回国,1957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94年改称中国科学院院士)。钱老当然十分珍惜这一荣誉,并积极参加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各种学术活动。但到晚年,当他行走困难,不便参加学术活动后,便于1992年给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写信,主动申请辞去学部委员的称号。

“今年,92岁高龄的钱学森虽然卧床静养,但他还时常思考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大事。并感叹自己对祖国人民做得太少,而人民给予他的太多了。”读了此文,使我们对这位为祖国科技事业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著名科学家更加敬佩。由此也想起,钱学森“时常思考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些大事”,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向全国人大提出两件建议的旧事。

钱学森是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83年6月六届全国人大之后,他不再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改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但他仍然关心着人大工作。1988年3月14日,钱学森在看了“政府工作报告”(讨论稿)后,向全国人大提出了两份书面建议:一份的题目是:“政府工作报告要体现国务院与人大的关系”;另一份的题目是:“必须加强信息工作和规划工作。”这两份建议于春节前送给了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胡克实。胡将它呈送给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万里委员长和彭冲副委员长兼秘书长。彭冲对此很重视,批示:“复印两份送慕华、叶林、李朋同志阅”(陈慕华时任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叶林、李朋时任七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同时批给有林(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和我。批示中说:“钱学森同志这两份意见值得好好研究一番。”

钱学森在第一份建议中说,十三大报告中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是人民当家作主,真正享有各项公民权利,享有管理国家和企事业的权力。”又讲:“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根本的政治制度。”根据此原则,我认为“政府工作报告”(讨论稿)有以下几个问题要考虑:(一)“五年”的年度问题。由于国家五年计划的计划年度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届期的年度不吻合,在每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讲的五年工作不能与五年计划相协调,全国人大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就有困难。他认为,五年计划的计划年度最好能与全国人大届期的年度相一致。(二)政府工作报告要同过去全国人大的文件相衔接。政府工作报告是国务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这是宪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的,因此报告不能只说过去五年工作的基本情况,还要对照全国人大过去批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五年计划,明确执行情况。要对照说明才是向全国人大负责,才能同全国人大的文件相衔接。(三)政府工作报告可以对今后全国人大的工作、对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提出建议。如对立法及执法这个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大问题有何建议,应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以求人大批准同意,促其实现。他在这份建议的结尾说:“以上所述三条意见,都是为了按照宪法规定,更好地贯彻执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我认为这样做是必要的。”

钱学森在第二份建议中提出.目前我国信息工作非常不适应现在和今后国家建设的需要,应研究组建国家统一的信息产业体系。长期规划工作应该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项有特色的工作。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负责组织执行国家建设的国务院及其所属各部委,日常工作千头万绪,无暇顾及。他建议:把国家建设长期规划的工作交给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去做。这样做,除了可以使国务院集中精力于日常的近期建设事务外,还有以下好处:一是全国人大要通盘考虑国家问题,并把立法等工作同国家整体建设结合起来;二是全国人大要用长远规划作为国家建设的目标,来衡量和审议国务院提出的政府工作报告、年度计划和五年计划等,这就使审议工作有了更科学的依据;三是可以充分发挥全体人大代表的智慧,把人大代表的议案和建议、政协委员的提案以及来自人民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铸成一个整体的结构。

钱学森的上述建议,有的是难以实行的,如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来拟订国家长远规划。但就其建议的总体精神而言,显然是要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考虑国家建设长远的、全局性的重大问题,并根据国家建设的整体需要来考虑人大的立法和监督等工作。这个思路无疑是正确的。建议中提出的加强信息工作和长远规划工作,引起有关方面重视并被采纳。建议中提出的“政府工作报告要体现国务院与人大的关系”,更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宪法规定,人大是国家权力机关,政府是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它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正因为政府是人大的执行机关,它所做的工作,性质上是执行人大和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决定和法律。所以,政府向人大报告工作,应该对照人大通过的决议、决定和法律加以说明。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对人大负责,体现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多年来,不少代表提出,有的政府工作报告对过去工作的总结检查少,而对今后工作的要求讲得多,有点像单纯发指令、作动员和布置工作。这个意见值得考虑。钱学森的建议,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尤其可贵的是,钱学森作为著名的科学家,在把主要精力放在发展我国科技事业的同时,仍不忘关心和支持人大工作,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从这些意见和建议的内容看,他熟悉宪法,对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着正确而深刻的理解。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如果大家都这样关心、重视和支持人大工作,那就会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设和人大工作注入强大的动力。

作者简介:刘政,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
文章来源:刘政:《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历史足迹》,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4年增订版。
发布时间:2017/8/19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