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宪法为核心加强军事法治体系建设
——“宪法与中国特色军事立法”专题研讨会综述
作者:陈丽平 荆磊  

8月27日,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国防与军事法律制度研究专业委员会2017年年会在吉林省长春市召开。与会专家学者就“宪法与中国特色军事立法”这一专题的热点和前沿学术问题展开讨论。

加强宪法对军事立法指导

会议由国防与军事法律制度研究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文胜主持。他首先对国防与军事法律制度研究中心2016年的工作进行了梳理和总结,并对下一年度的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丛文胜认为,此次研讨会的主要目的在于进一步推进宪法对军事立法的指导和规范。

丛文胜指出,要加强军事立法的合宪性、合法性和正当性,不断提升军事立法质量。以宪法为核心,进一步加强军事法治体系建设,自觉将军事法治体系建设纳入国家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的轨道。强化宪法对军事立法的规范和约束。准确把握宪法与军事立法的关系,深入推进法治军队建设,提升国防和军队法治建设水平,使军事立法充分体现宪法的原则和精神。

中国宪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韩大元和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所长莫纪宏到会并致辞。


韩大元指出,军事权是宪法规定的重要内容。加强军事法学研究是军内外专家学者的共同责任。依宪治军从提出到学界达成共识,充分说明宪法理念和宪法意识日益深入人心。本次专题研讨会的召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很多理论与现实问题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


莫纪宏首先肯定了国防与军事法律制度研究中心在军事法学研究方面取得的一系列成绩。他认为,近年来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充分证明,宪法学原理在军事法学研究中的作用日益突出,研究选题越来越精细化,研究成果解决现实问题的对策性也越来越强。

针对军事法学研究,莫纪宏提出了三点意见:一是军事规范性文件在军事法律体系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其效力等级、适用范围等问题值得深入研究和思考。应以法治思维和法治理念审视军事规范性文件,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可以弥补军事法学研究的空白;二是军民融合发展的法治保障是军事法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尤其要加强军民融合相关领域立法的研究,以法治手段激发和调动全社会参与军民融合的自觉性、积极性,确保公民权利保障和部队战斗力提升的和谐共进;三是军事立法涉及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各个领域,研究军事立法的宪法基础,应结合不同范畴、不同领域的特点有针对性地进行。同时,要紧紧围绕提升部队战斗力,确保能打仗、打胜仗这一核心任务展开。

莫纪宏还对与会的年轻军事法学者提出了要求,希望大家以更高的站位、更宽的视域、更远的目标投身到军事法学研究中,积极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为军事斗争准备建言献策。

宪法是军事立法重要基础

宪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础,是一切法律规范的母法。在军事立法工作中贯彻落实宪法精神和宪法理念是实现依法治国、依法治军、依宪治军的必然要求。

丛文胜指出,宪法是军事立法的根本依据,宪法对军事立法的指导不是一句空话,必须严格落实到军事立法的各项活动中去,凡是与宪法规范、宪法原则不相符合的都必须加以纠正。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教授冯江峰针对军事立法的宪法依据谈了个人看法。他从宪法对军事立法的指导、军事立法应遵循的宪法原则、军事立法应强化对宪法的遵循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和论证,并对军事立法活动的完善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冯江峰认为,新制定发布的《军事立法工作条例》是开展军事立法活动的基本依据,对于规范军事立法工作、保证军事立法质量、完善军事法规制度体系、深入推进依法治军,具有重大意义。但他同时指出,从强化宪法对军事立法的规范和指导角度看,《军事立法工作条例》尚有待完善之处。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讲师朱道坤对军事规范性文件的内涵和外延、军事规范性文件的发展脉络、军事规范性文件的法律意义以及效力位阶等内容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军事规范性文件的法律意义明显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规范性文件,在性质上具有执行性或临时性,地位上具有补充性、内容上具有限制性。军事规范性文件在效力位阶上存在一定的规范冲突,有必要进一步完善。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讲师杨蓉分析了军事立法的宪法基础,并在认真梳理军事法学界相关观点的基础上,从军事立法的概念、军事立法法律体系的位阶以及军事机关立法权有无宪法上明确授权的必要等方面阐述了个人观点。她认为,军事机关立法权虽无宪法明确授权,但宪法不是单指宪法文本,相关宪法性法律与宪法文本一起构成了完整的宪法体系,加上新颁布实施的《军事立法工作条例》,完全可以得出军事机关有立法权。

 为完善军事法律提供依据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后,我国各领域法治建设不断完善,科学立法、民主立法进一步得到贯彻落实。加快完善以国防和军队建设为主要内容的军事各领域立法,是贯彻落实全面依法治国、完善中国特色国防和军事法治体系、提升部队战斗力的必然选择。

重庆大学杨霜依从“特别权力关系”理论的角度,阐释了建立军事行政诉讼制度的理论基础与现实意义。针对军事行政诉讼试点工作,她认为,建立军事行政诉讼制度是对“特别权力关系”理论的现实冲击,有利于保护军人权益,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讲师李敏分析了我国国防权力配置在立法方面的不足。她认为,我国国防权力配置的顶层设计和体系架构中尚存在诸多立法困境需要破除,应当在宪法层面优化国防权力横向配置体系,同时注重国防权力纵向配置体系的调整和完善,为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深化提供法律保障。

苏州大学教授上官丕亮对发言人的发言进行了点评。他认为,军事立法的研究应坚持问题导向,充分发挥宪法在解决军事立法工作中存在问题的重要作用。针对军民融合发展的法治保障问题,他建议在全国人大下设一个军民融合委员会,以便加强统筹规划,促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研讨会结束时,丛文胜作了总结发言。他指出,要准确把握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正确理清宪法与中国特色军事立法的关系。首先要对“中国特色”进行界定,具体来说,“中国特色军事立法”的特殊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即军事立法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军事立法离不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大立法是军事立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央军委作为国家最高军事机关,其性质、地位的特殊性决定了军事立法的中国特色。

在谈到宪法与中国特色军事立法的关系时,丛文胜总结梳理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宪法是军事立法的根本依据。任何军事法律规范都必须以宪法为遵循,不能与宪法精神、宪法理念相违背;其次,任何军事立法活动都必须体现宪法原则、宪法精神和宪法理念,强化立法工作者的法治观念和法治能力;再次,军事立法机关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及国务院立法机关的关系,决定了军事立法与宪法以及其他法律规范之间的关系;第四,准确把握军事立法与国家立法法的关系是正确处理军事立法与宪法关系的重要体现。宪法是国家法律体系的根本,是一切法律规范的母法。立法法是除宪法以外其他所有法律规范的基本法。无论是实体法还是程序法,军事立法都必须以宪法、立法法的原则和精神为指导,不能与宪法、立法法的规定相违背。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军事广角,2017年8月31日
发布时间:2017/9/1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