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同性婚姻法草案
 译者:王世杰、段沁

[译者说明]德国关于引入同性婚姻缔结权的法律草案于2017101日正式生效。早在2015,经由联邦参议院审议通过的草案及理由说明即已递交至众议院。经过多方讨论,该草案于2017630日正式通过。实际上,众议院参议院所提交的草案未作任何变动即表决通过。该草案不仅涉及具体法律规定的修改,而且还在理由说明部分(参议院所作)对德国传统婚姻观念的转变和司法上的因应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


联邦参议院关于引入同性婚姻缔结权的法律草案

一、问题与目标

同性婚姻至今仍被禁止,这是一种基于其相同性别而产生的典型歧视。爱尔兰共和国全民公投后对于是否允许同性婚姻的公共讨论再次清楚表明:鉴于社会变迁以及由此带来的婚姻观念的变化,人们没有可靠的理由以区别对待同性与异性伴侣并坚持性别相同为婚姻的障碍。此外,尽管德国在2001年实施了生活伴侣登记制度,但相较于婚姻制度,同性伴侣在诸多权利领域仍然遭遇歧视。首先即是收养权。

二、解决方案

通过对《民法典》第1353条进行补充借以明确:同性之间也可以缔结婚姻。新的法律规定并未触及教会与宗教团体的权利。

三、代替性措施

四、成本

 

联邦政府向参议院转递法律草案

至德意志联邦众议院议长

诺贝特·拉默特先生

尊敬的议长先生:

根据《基本法》第76条第3款,我现将联邦参议院于2015年9月25日在其第936次会议上通过的附有说明理由的《关于引入同性婚姻缔结权的法律草案》及封面页(附件1)转递给您。

我请求德意志联邦众议院对这一草案表决。

主管部门为联邦司法和消费者保护部。

联邦政府对于草案的立场在附件2中。

致以诚挚的问候!

安格拉 默克尔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

柏林,2015年11月11日

 

关于引入同性婚姻缔结权的法律草案

联邦众议院对下述法律做出决议:

第一条 《民法典》的修改

2002年1月2日颁布的《民法典》(BGBl. I S. 42, 2909;2003 I S. 738)作如下修正:

1. 第1309条增加第3款:

(3)第1款不适用于:想缔结同性婚姻但其本国并未规定同性婚姻缔结者。

2. 第1353条第1款第1句表述如下:

婚姻由两个异性或同性的个人为终身而缔结。

第二条 其他法律的修改

1. 2001年2月16日颁布的《生活伴侣关系法》(BGBl. I S. 266)作如下修改:

(1)第20条后加入第5节:

第5节

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

第20a条

生活伴侣双方亲自并当场同时声明想要为终身而缔结婚姻的,其生活伴侣关系转为婚姻关系。该项声明不得附条件或附期限。声明在户籍登记官员面前作出后生效。

(2)现在的第5和第6节改为第6和第7节。

2. 2007年2月19日颁布的《个人户籍法》(BGBl. I S. 122)作如下修改:

(1)目录修改如下:

1)第4章增加“以及生活伴侣关系转为婚姻关系”的表述。

2)第17条后增加如下内容:

第17a条 生活伴侣关系转为婚姻关系及其公证

(2)第4章作如下修改:

1)标题增加“以及生活伴侣关系转为婚姻关系”的表述。

2)增加17a条如下:

第17a条 生活伴侣关系转为婚姻关系及其公证

(1)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时,生活伴侣双方应通过公共证书证明其生活伴侣关系的存在。

(2)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时,相应适用第11条、第12条第1款和第2款第1至3项以及第14至第16条。

3. 1980年9月10日颁布的《变性法》(BGBl. I S. 1654)的第7条第1款修改如下:

(1)删除第2项中的“或”;逗号变为句号。

(2)废除第3项。

4. 1994年9月21日颁布的《民法典施行法》第17b条修改如下:

(1)标题增加“与同性婚姻”的表述。

(2)4款表述如下:

(4)第1至3款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同性婚姻。

 

第三条 生效

1 本法自公布之日起第三个月的第一天生效。

2 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后,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仍以生活伴侣关系成立之日为起算日。

3 本法生效后,不再成立生活伴侣关系。

 

理由说明

一、总论

联邦参议院早在2013年3月22日就已经通过了《关于引入同性婚姻缔结权的法律草案》并提交至联邦众议院(193/13号文件)。由于会期届满,这一法律草案的审议被迫中断。

《基本法》第6条第1款规定:“婚姻和家庭受国家秩序的特别保护。”联邦宪法法院判决认为,依据这一规定及其他法规,婚姻得被作为制度加以保障。联邦宪法法院基于流传至今的生活方式、《基本法》第6条第1款的自由特质及其他宪法规范推导出一些框架性原则。这些具有根本意义的框架性原则决定着婚姻制度的建构,对此立法者必须予以尊重。但是《基本法》第6条第1款的婚姻不是被抽象地进行保护,而是被置于与法律规定明确表达的主流观念相一致的宪法形塑之中来保护的。

据此,不同于《魏玛宪法》将婚姻视作家庭的基础并强调婚姻的生育功能,《基本法》将婚姻作为独立于家庭的互助与责任共同体来予以保护。因此,没有子女的婚姻同样受《基本法》第6条第1款的保护。

根据传统的婚姻观,婚姻双方的不同性别颇为重要。长期以来,这也成为《基本法》第6条第1款意义上婚姻的必要前提,因此同性伴侣关系被排除在婚姻概念之外。《基本法》通过时,同性恋被认为违反公序良俗,并被《刑法典》第175条以降所禁止。当时,将同性恋纳入《基本法》的歧视保护或者承认同性伴侣,都超出人们的想象而难以为各方所接受。直到1969年全面禁止男性同性恋的刑法规定被废除,法律实践才有所改变,社会上(对于同性恋)的丑化才逐渐减少。

1993年的一项裁判中,联邦宪法法院认为,尚未“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婚姻观念发生了根本转变,以致性别不同对于婚姻不再具有决定性”。宪法法院因此拒绝依据宪法开放同性婚姻,而是委托立法者,迈出在法律上承认同性伴侣的步伐。其时并未排除:婚姻观念会在将来发生转变,以致同性婚姻成为可能。

一段时间以来,已有足够的理由可以证明传统婚姻观念发生了根本转变,鉴于立法者的形成自由,这些理由使得在宪法上引入同性间婚姻缔结权成为可能。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认为,当法律规定并未涵盖的新的事实出现或者被归入整体发展的事实要件发生变化时,婚姻观念的意涵是可以转变的。如此,在宪法文本并未改变的情况下,宪法规范的含义可以发生转变。其界限在于宪法规范的意义与目的,也是它们允许了《基本法》第6条第1款的巨大价值变迁。

婚姻观念的首次根本性转变发生在生活伴侣这一法律制度施行后。如今,人们不再区分婚姻和生活伴侣关系。婚姻的缔结与生活伴侣关系的建立都无差别地用“结婚”来指称。“已婚的”与“已有伴侣的”也不存在区别,在提及婚姻双方以及生活伴侣双方时,都用“已婚的”一词。此外,人们也当然地认为夫妻与生活伴侣具有同等的权利与义务,尽管事实上他们只有同等的义务。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绝大多数人支持开放同性婚姻。

《生活伴侣法》所追求的登记的生活伴侣双方与婚姻双方的同等法律地位也已在更多的法律领域得以实现。尽管如此,联邦宪法法院很迟才对已然存在的不平等对待表示不满。

联邦宪法法院分别于2013年5月7日以及2013年2月19日判定,由于个人所得税法上“夫妻分开纳税”(Ehegattensplitting)所导致的对已登记生活伴侣与婚姻双方的区别对待以及禁止其他生活伴侣继续收养已被已登记生活伴侣领养的孩子的做法违宪。联邦宪法法院的这些裁判是对那些区别对待登记的生活伴侣和婚姻双方的法律规定的否定。

立法者于2009年7月17日颁布的《变性法修改法》(BGBl. I, S. 1978)促进了上述婚姻观念的转变。经由该法,《变性法》第8条第1款第2项被删除,因为联邦宪法法院已经宣布该规定无效。根据这一规定,已婚的变性者只有在离婚后,才可以改变法律上的身份。针对联邦宪法法院的这一判决,立法者本可以作出其他回应。因为联邦宪法法院已经明确同意了这一可能性——“婚姻”法律关系尽管具有相同的权利义务,但是可以在不同的标签下具体化。由此,立法者可以捍卫婚姻所具有的严格的性别不同的特质。立法者对此并未重视,而是通过删除《变性法》第8条第1款第2项以允许同性婚姻。因此,在德国早就已经存在合法的同性婚姻了。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在解释《基本法》第6条时,联邦宪法法院总体上认识到而且也完全接受了社会的变迁。所以联邦宪法法院驳回了施魏因富特地方法院要求进行违宪审查的递呈。在这一递呈中,施魏因富特地方法院的论述核心是,《基本法》第6条第2款第1句意义上的父母不能是同性的生活伴侣,因为该地方法院认为,宪法所提到的父母的“自然的”权利显然不为同性群体所拥有。对此联邦宪法法院扼要地解释道:“且不说该法院既未理解《基本法》第6条的历史沿革及可能从中推导出的亲权主体的结论,也未理解基于《基本法》第6条解释的、影响力日增的‘父母’法律观念的可能转变,该法院还未对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以及文献中有关谁是亲权主体这一问题的代表性观点予以深入研究。”此外,联邦宪法法院在其后的判决中指出,与法律上及“社会—家庭”意义上的父母相比,血亲父母并无任何优先地位。这也表明了社会变迁是如何对《基本法》第6条的解释——也包括对立法者的决定——产生影响的。在家庭关系及父母关系的概念中存有可能的,也应在婚姻上是可能的。如果施魏因富特地方法院尚能确切地在19世纪为其解释寻找到支持者的话,那么现今这种情况根本不存在。

最后,其他国家的法律进一步表明,要求婚姻双方性别不同的观念早已落伍。最近爱尔兰共和国开放了同性婚姻。在比利时、荷兰、法国、卢森堡、芬兰、加拿大、南非、西班牙、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岛、丹麦、阿根廷、巴西、乌拉圭、新西兰、苏格兰、英格兰、威尔士、美国的41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墨西哥的两个州及其首都墨西哥城,都落实了同性婚姻。同时,以色列也承认了同性婚姻。

此外,上述美国的州、加拿大的省以及南非的宪法法院甚至反对立法者的决定而强迫其开放同性婚姻以避免歧视。这些法院——在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中也可发现——所持的想法是,在西方所有国家的历史上,性别不同是婚姻的基础。但是他们仍得出下述结论:将同性伴侣排除在婚姻之外,违背尊重私人自治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原则。最后,正如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所指出的那样,数十年、数百年前,在美国的很多地方,黑人与白人也不可能在法律上缔结婚姻。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将二者进行类比,因为在这两种情形中,都不存在实质的得予以区分的理由。

在欧洲国家,也存在相似的反对开放同性婚姻的观点。婚姻应是男性与女性的结合,以前如此,现在也应如此。支持者强调,婚姻和家庭一样都是不断变化的社会范畴,他们提醒道:过去禁止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结婚,并且不得离婚也是婚姻的基本原则。

且不论理论上对于恪守正在变迁的家庭法律制度基本原则的疑虑,一般法律对同性婚姻缔结权的引入并未侵犯植基于《基本法》第6条第1款的制度保障。制度保障不存在可被侵犯的权利维度,《基本法》第6条的客观功能也不能针对其他基本权利主体的主观权利而被利用和滥用。

鉴于至今尽管生活伴侣与婚姻双方承担相同的义务,但其权利却并非对等(例如收养权),故开放同性婚姻意味着不再需要为新的生活伴侣进行登记。因此,新的生活伴侣登记不再可能。已经登记的生活伴侣继续存续,除非生活伴侣转变为婚姻关系。

二、分论 

1条(《民法典》的修改)

第1项(新《民法典》第1309条第3款

因为很多国家并未承认同性婚姻,且在对生活伴侣进行登记时也经常不签发婚姻资格证明,这在同性婚姻中实属例外。尽管如此,根据《个人户籍法》第12条第2款第1项,婚姻缔结者必须证明其婚姻状况,经由公证文书以证明其单身状态。

2项(《民法典》第1353条第1款第1句)

通过在《民法典》第1353条第1款第1句插入“两个不同或相同性别的人”,以此表明,同性之间也可以缔结婚姻。

2条(其他法律的修改)

1款(《生活伴侣法》新的第5节第20a条)

通过增加新的章节,已经登记的生活伴侣无须进行强制的一年分居及随后的生活伴侣关系的废除即得以缔结婚姻,因为上述对于生活伴侣而言异常困难。

2款(《个人户籍法》的修改)

1和2a项(《个人户籍法》的目录与第4章)

4章新的标题契合于第17a条(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及其公证)所补充的内容。

2b项(《个人户籍法》新的第17a条)

1款确定,为了将生活伴侣关系登记变更为婚姻关系,生活伴侣必须通过公证文书以证明生活伴侣关系的存在。

2款进一步规定,《个人户籍法》有关婚姻缔结的规定(第3章第1节)的大部分内容相应地适用于这一程序。例外情形是,由于申请婚姻登记的双方已在建立生活伴侣关系前进行了有关程序,则根据第13条,无需对婚姻条件进行审查,也无需证明既存的婚姻与生活伴侣关系已被解除。

3款(《变性法》第7条第1款第3项)

《变性法》第7条第1款第3项规定,在名字改变后缔结婚姻的变性者,名字的改变自动失效。这一规定似乎对同性婚姻构成阻碍。随着同性婚姻的开放,立法者用以支持这一规定的理由消失了,因此《变性法》第7条第1款第3项应予删除。

4款(《民法典施行法》第17b条的标题及第4款)

随着《民法典施行法》第17b条的标题及第4款的修改,针对在国外登记的生活伴侣关系的不必要的封顶规定得以取消。随着第17b条及第4款的新标题与新表述,有关生活伴侣关系的冲突指引规则相应也适用于同性婚姻。

3条(生效)

1

该款涉及法律的生效。鉴于登记机关必要的准备工作,本法应在公布第三个月的第一天生效。

2

生活伴侣关系转变为婚姻关系后,生活伴侣双方自生活伴侣关系成立之日起即如婚姻双方般具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

因此,既已存在的对于登记的生活伴侣与婚姻双方的不平等对待,已经多次被欧洲法院和德国法院所指出。这些违反欧盟法和德国宪法的不平等对待,将会被溯及既往地加以废除。这意味着,必须作出特定的社会法和税法上的新的决定。

3

由于同性婚姻的开放,生活伴侣登记制度没有为新的登记存续的必要,因此新的生活伴侣登记不再可能。


附件2 联邦政府的立场

联邦政府对于联邦参议院的草案所持立场如下:

联邦政府相信,同性伴侣也应有尊严地生活,这是我们社会的基础。

在联邦德国,自2001年8月1日《生活伴侣法》生效以来,将同性伴侣关系纳入法治的框架已有14年之久。为消除对于生活伴侣的歧视,联邦政府此后将在《继承法》、《不动产转让税法》、《公务员法》和《收养法》等领域采取一系列调整措施。

联邦政府致力于消除,在所有社会领域存在的对于同性生活伴侣的歧视以及因人的性别差异而产生的歧视。这包括消除将同性生活伴侣置于不利地位的法律规定。

因此,在落实联邦宪法法院有关继续收养的判决后,联邦政府已经开始着手推进有关调整生活伴侣权利的法律草案,这一草案已经由立法部门审议通过。

联邦政府将继续审慎地进行法政策上的讨论。

Entwurf eines Gesetzes zur Einführung des Rechts auf Eheschliessung für Personen gleichen Geschlechts.pdf

注释:
Vgl.BVerfG Beschluss vom 4. Oktober 1993 – 1 BvR 640/93 -, NJW 1993, 3058; BVerfGE 105, 313, 345f = NJW 2002, 2543; BVerwGE 100, 287, 294 = NVwZ 1997, 189.
Vgl.BVerfG, Beschluss vom 4. Oktober 1993–a. a. O.
Vgl.BVerfGE 2, 380, 401 = NJW 1953, 1137; BVerfGE 45, 1, 33 = NJW 1977, 1387.
Vgl. 2 BvR 909/06, 1981/06 und 288/07.
Vgl. 1 BvL 1/11, 1 BvR 3247/09.
Vgl.BVerfG, Beschluss vom 07.07.2009, 1 BvR 1164/07 zur Hinterbliebenenversorgung,BVerfG, Beschluss vom 21.07.2010, 1 BvR 611/07, 1 BvR 2464/07 zur Erbschafts- und Schenkungssteuer,BVerfG, Beschluss vom 19.06.2012, 2 BvR 1397/09 zum beamtenrechtlichen Familienzuschlag,BVerfG, Beschluss vom 18.07.2012, 1 BvL 16/11 zur Grunderwerbsteuer.
Vgl. BVerfGE 121, 175.
Vgl. BVerfG, Beschluss vom 10.08.2009 –1 BvL 15/09 –.
Vgl. EuGH Rs. Maruko – C- 267/06; EuGH Rs. Römer – C-147/08; BVerfGE 124, 199; BVerfG 1 BvR 611 u. 2464/07 und zuletzt BVerfGE vom 19. Februar 2013.
译者简介:王世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段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9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