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诉美国政府,究竟涉及哪些宪法条款?
作者:郑海平  

2019年3月7日,华为公司宣布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2019年国防授权法》(NDAA)第889条(以下简称“第889条”)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反宪法,并永久禁止该条款的实施。那么,第889条究竟规定了什么措施?华为主张这些措施违宪,具体涉及美国宪法的哪些条款?华为的诉讼主张是否成立?笔者不揣浅陋,对这些问题做了一些初步的分析,与大家分享。

《2019年国防授权法》是美国国会于2018年7月26日通过的,经总统特朗普于同年8月13日签署之后成为法律(不过该法的具体实施要等到2019年8月之后)。该法第889条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使用或购买“隐蔽的电信设备或服务”(covere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or services),并禁止政府机构为使用了此类设备的机构提供资助、贷款,或者与此类机构签订合同。而根据该条的定义,所谓“隐蔽的电信设备或服务”,包括华为、中兴等公司生产的电信设备,以及它们所提供的服务。

《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出台的背景比较复杂,这里暂不赘述。不过,显而易见,这一规定一旦开始实施,将会对华为等公司在美国的业务产生严重的不利影响。这也使得华为具备了起诉的资格,因为只有受到政府行为实际伤害(injury)的当事人,方可对政府的行为是否合宪提出挑战。

从官方通告来看,华为主张第889条违宪,主要涉及美国宪法中的三类条款:褫夺公权法案条款(Bill of Attainder Clause)、正当程序条款(Due Process Clause),以及授权条款(Vesting Clauses)。在分析华为的主张能否成立之前,有必要先对这三类条款做一简单介绍。

先来看褫夺公权法案条款。这涉及美国联邦宪法第一条第九款第三项:“不得通过任何褫夺公权的法案……”。所谓褫夺公权法案,是指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在未经司法机关审判的情况下宣告某个人或某些人有犯罪行为,并对其处以刑罚(包括死刑及没收财产等)。美国的制宪者们在宪法中明确禁止国会通过褫夺公权法案,主要是因为此类法案只针对特定的人或群体(因而有违法律的普遍性要求),而且也有僭越司法权之嫌,容易对当事人的正当权益造成损害。

再来看正当程序条款。本案涉及的,是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五条的相关部分:“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也有类似的规定,只不过那是针对各州政府的。当然,何为“正当法律程序”,何为“生命、自由和财产”,都有解释的空间,而美国最高法院也已通过大量的判例对宪法中的这些规定作了解释。

最后,再来看“授权条款”。这实际上并不是指某一个条文,而涉及美国宪法前三条的若干具体条款。简单来说,美国宪法前三条分别将联邦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授予了国会、总统和联邦法院。这三种权力彼此分立、相互制衡,构成了美国宪法权力分配的基本格局。在此种三权分立的体制之下,立法部门有权制定法律,但无权实施法律;行政部门有权执行法律,但无权制定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而司法部门则相对独立,负责对在其管辖范围内的各种法律争议做出裁判。

华为挑战《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的合宪性,基本主张应该是:该法律条文在没有经过正常司法程序的情况下,专门禁止美国政府机构购买、使用由华为公司提供的电信设备和服务,属于褫夺公权法案,违反了正当法律程序,同时也违反了联邦宪法所确立的三权分立原则。

抛开政治因素不谈,仅就宪法问题而言,华为提出的主张要想得到美国联邦法院的支持,难度还是挺大的。例如,褫夺公权法案,传统上仅指立法机构宣告某个人或某些人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专门立法,而本案中第889条并没有宣告华为有罪,也没有对华为处以刑罚。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说它是一种褫夺公权法案呢?就正当法律程序条款而言,第889条规定的措施究竟是否剥夺华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也是有疑问的。该措施显然并不会危及华为的“生命”,也并不会将华为现有的任何“财产”收归国有,甚至也没有限制华为在美国市场销售其产品或提供其服务的“自由”。如果说该条限制了华为的“自由”的话,也只是其直接或间接地向美国政府机构提供产品或服务的“自由”。但这属于宪法第五修正案所保护的“自由”吗?至于第889条是否违反美国宪法中的三权分立制度,则更是复杂:国会经过多次辩论之后通过了这项法律,究竟在哪些方面侵犯了行政机关或司法机关的权力?与其他法律相比,此项法律的制定有何特殊之处,以致可以说国会逾越了自己的权力范围?

当然,华为在法院胜诉,也并非没有可能。华为并不需要证明第889条规定的措施违反了前面提到的所有宪法条文。只要法院判定第889条违反了宪法的任何一个条文,则相关措施就不能实施。美国法院总体上是比较独立的,不会受到来自行政或立法部门的太多“压力”。前几年三一重工集团起诉奥巴马政府并在联邦法院胜诉,就是一个例子。华为这次能否胜诉,还有待于法院认定相关事实,并解释相关宪法和法律条文。华为已经聘请了美国专业的律师团队处理此案,想必律师会提出最佳的诉讼方案。后续进展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简介:郑海平,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助理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9/3/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