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闸机—校园新规引热议
 

“十一”期间,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在各个校门加装了闸机,将对进出人大校园的人员进行身份核对,对进出人大的电动自行车也将进行限制。此措施的实施引起了人大校内人员的关注,大家对其利弊影响的分析也各不相同,师生及居民对于“门禁”制度的实施也存在着诸多顾虑。“门禁”制度到底是怎样的?此制度该不该实施?校内人员的顾虑又应该如何化解?

开放校园,治安混乱

“没有门禁的时候总有奇奇怪怪的人到校园里,女生被骚扰的事件很多,我的宿舍楼就在东门门口。”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18级本科生丛沐萱所说,由于中国人民大学以前是完全开放的,经常会有校外人员进入,其中难免会有居心叵测的人。据了解,20181020日晚上十点半,东风六楼的女生宿舍就曾混入一名醉酒男子,对女生进行骚扰,虽被宿管阿姨及保卫处及时制止处理,也反映了开放校园带来的安全隐患。

除此之外,开放型校园还使得校园内的电动车、汽车较多。由于校园路口没有红绿灯,很多车辆高速行驶,影响了校园内的交通安全,其他高校就曾出现过外卖电动车在校园内发生安全事故的先例。海南大学就曾出现过外卖电动车在校园内不按规定行驶、“外卖小哥”边打电话边骑车造成的校园交通事故,甚至出现了外卖骑手撞上大学生造成重伤的情况。截止到今年5月,海南大学已经处理了5起类似的校园交通事故。

外校措施,提供借鉴

不仅是人大,很多其他的高校也在校园进出制度方面有着不同的措施。

中国农业大学没有设置“门禁”设施,谈及这种措施的利弊,中国农业大学社会学系2019级本科生赵初样(化名)说:“这样一来既方便了周围居民的生活,也为我们的校园增添了多样性,让我们更加生活化。可是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大爷大妈在操场遛狗,熊孩子在我们限时打卡跑步时到处乱撞,还有好多孩子在图书馆下的广场玩,影响我们学习,以及每天人超多的食堂,都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对生活产生了一些不便。”

北京大学有较为严格的校园准入措施,对学生卡进校门有比较严格的把控,近期也在对人脸识别系统进行试点。北京大学哲学系2019级本科生王蕾说:“安装门禁肯定是为了提高校园的安全性。”她也提到每次短时间出去取快递回来还要查校园卡略有一点麻烦,不过最近更新的人脸识别系统改进了这一点。

在非本校学生的进出问题上,清华和北大两所学校的措施较为相似:非本校人员出示身份证即可让本校学生带入,如无认识的本校学生,则需通过官方预约;外卖配送人员可进入校园,将外卖送到宿舍楼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系2019级本科生张点点(化名)说,与学校有合作关系外的其他的外卖公司和快递公司都不能入校。“一般取外卖都是去栅栏那边,外卖小哥在外面,你在里面通过栅栏取。快递也是这样,没有合作的快递公司只能在校门口等同学们来取件。”

“门禁”利弊,众说纷纭

很多受访者尤其是在校同学认为没有“门禁”的校园存在较大的安全问题,飞驰的外卖电动车、摩托车等极大地增加了校内的安全隐患。安装闸机以后可以减少这些安全隐患,同时一定程度上也能减少外来人员,降低人杂事多的风险。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师叶传星说:“快递、外卖等部分电动车进校园确实造成了秩序的紊乱,学校有管理校园秩序的权利和义务。这(安装闸机)主要是为了维持校园安全和教学秩序。”同样,一位居住在静园的退休教职工也说校门处安装闸机可以减少居民楼内外来人员的进出,使自己的生活环境更加安全。而居住在人大附近的苗先生认为安装闸机是为了学校的安全,为了正常进出校门的人员的安全,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安全问题外,开放型校园也使得校园内的人流量较大,公共管理学院的刘老师认为不封闭的校园内有很多设施被占用,给学校带来的成本负担很大。在校门处安装闸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进出校园的人流量,减轻学校的压力。

而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静园居民屠淑冠(化名)女士认为安装“门禁”会不便于她的三轮车进出校园。她还说其他学校的校园内没有居民,隔离后干净又安静,而我们的校园内有居民区,居民家里来了客人也不能不让进。居住在静园的其他老人也认为由于年纪大了经常忘记东西,找不到卡,安装闸机很不方便。除此之外,居民区大多数房屋都已出租,安装闸机不能够兼顾住在校内却不是本校人的租客们。

从学校风气来看,老人们表示大学本来就应该向大众开放,每个人都有获得知识的权利。安装闸机一定程度上会使校园变得封闭,不利于校外人员自由出入听讲座,有损大学的精神;另外,人民大学应该是人民的,开放的校园更能为市民提供便利,也弥补了周边没有公园的缺陷。而对于来人大旁听的学生群体来说,“门禁”也无疑给他们进校旁听造成阻力。一些老师也表示,校园应该是对公民开放的,高校应该成为科普宣传的基地。

人大除了是一所大学,还是一个供人参观的景点。市民张女士常把人大校园当成公园带孩子来玩,对“门禁”一事,她表示不解:“我觉得安装门禁对我们还是有一定影响,这一片没什么公园,大学这里还能让孩子运动一下。”

另外,同学们普遍关注的外卖也成为“门禁”所能影响到的主要方面。受访的多位同学都表示安装“门禁”会对同学们点外卖造成不便。

外卖送餐人员骑电瓶车进入校园

官方回应,答疑解惑

据了解,各校门安装的闸机具备人脸识别功能,其运作模式是:已在学校数据库中的教职工和学生进入校园只需经机器识别即可;其他流动人员需要刷身份证入校。据保卫处副处长邵泽开老师介绍,作为开放校园的第一道安全关口,设置人脸识别系统的闸机,确保人员出入留痕,应该可以为学校增加一道有形的安全屏障和无形的心理防线。同时,闸机的设置已经充分考虑了各类人群的出入需求,制定了相应的解决方案,不会给广大师生和其他校内外相关人员的正常出入带来不便。”而针对“门禁”一词,保卫处副处长杨殊说:“‘门禁’一词未必准确,应该说是基于人脸识别系统的校门管理,我们是为了达到‘出入留痕,管理有序’的目的,并不是禁止外校人员入校,正常的参观、交流都是可以的,只要出示相关证件即可。”

同时,从1028日起,未悬挂中国人民大学校园电动自行车通行证的电动车不允许入校。而针对大家关心的外卖问题,邵泽开老师解释说:“我们不是禁止外卖进校,只是禁止外卖电动车在校园内飞驰。”考虑到此措施会带来的不便,学校开放了西南门,保证每一个宿舍楼区附近都有校门,送餐人员可以在门口停放电动车,然后步行或骑自行车送至指定地点。

而对于大家关于个人信息泄漏的担心,杨殊老师说会有严格的流程来保障师生的隐私:“我校师生可以利用学校现有的人脸图片信息,不需要重新采集;其他人员包括后勤集团、明德物业、文化科技园员工,保卫处将与其人力资源部门对接,校内居民将协调居委会集中采集。校内老人如需要子女经常探望,可持相关关系证明为其子女采集人脸信息,租户则根据租房合同和期限做相应处理。学校对所有个人信息严格保密。任何人如果需要调阅相关视频监控信息和查阅人脸信息都需要履行相关手续。”

此外,杨殊老师还表示,保卫处对加强校门管理一事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处领导多次带队到兄弟高校调研,同时严格按照学校决策程序进行,委托校工会征集教代会教师代表意见,征集各学院、各部门的意见。绝大多数教职员工都是支持的。杨殊老师说:“希望老师和同学们能够意识到开放和封闭都是相对的,我们的确是面向社会开放的大学,但是开放也不是无条件的。合理有序的管理能够让我们的校园更加安全,也有利于全体师生共建和谐美丽的校园环境。”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9/10/2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