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宏军诉抚顺市东洲区政府确认不履行安置补偿义务违法并补偿案
 

刘宏军诉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政府确认不履行安置补偿义务违法并补偿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行申1423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宏军,男,1971年7月11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政府。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搭连路2号。

法定代表人:赵晨阳,该区人民政府区长。

再审申请人刘宏军因诉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洲区政府)确认不履行安置补偿义务违法并补偿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辽行终77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由审判员梁凤云、审判员张艳、审判员张剑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宏军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依法改判。主要的事实与理由为: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查明行政机关具有给付义务的,应当直接判决履行给付义务。人民法院应当作出有具体补偿数额的判决。二是政府征收部门应当依据其聘请有资质的评估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加盖政府公章的核量单以及辽宁省政府作出的政〔2015〕198号《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全省高速公路建设征地动迁补偿实施方案的批复》(以下简称198号《批复》)、《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征地动迁补偿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补偿实施方案》)作为依据进行补偿。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焦点问题为适用课予义务判决还是适用一般给付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履行。”该条法律规定即为课予义务判决的规定,作为一种特定的诉讼类型,课予义务诉讼主要是在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不作为情形下的一种救济途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被告依法负有给付义务的,判决被告履行给付义务。”该条法律规定即为一般的给付判决,该判决类型主要是判决行政主体给付具体特定的内容。课予义务判决与一般给付判决是给付判决在不同情形下的分类,两者适用的判决标准主要在于行政主体是否具有“自由裁量权”。如果行政主体具有“自由裁量权”,那么在其不履行法定职责之时,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行政机关的专业判断,得依相对人诉请判决其履行法定职责即可。如果行政主体没有“自由裁量权”,而且给付内容具体明确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行政主体不履行法定职责(给付义务)时,可以直接判决其履行具体给付义务。本案中,刘宏军一审的诉讼请求为:一是确认东洲区政府不履行安置补偿义务违法;二是判令东洲区政府履行因“高速公路辽宁中部环线抚顺段建设项目”征收其承包的87亩土地及地上附着物,按照评估结果给付共计30090900元安置补偿费的义务。首先,关于其第一项诉讼请求。刘宏军请求东洲区政府履行安置补偿义务,东洲区政府也具备履行补偿的法定职责和条件,一审法院已判决东洲区政府履行法定职责。此课予义务判决已对东洲区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否定性评价。其次,关于刘宏军第二项诉讼请求。刘宏军因对补偿标准有争议,未能与东洲区政府签订补偿协议。虽然辽宁省政府作出了198号《批复》及《补偿实施方案》,东洲区政府工作人员也与刘宏军进行了相应的核量确认,但刘宏军果园中套种的中药材没有相应的补偿标准,且其主张单方委托评估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应直接作为补偿依据亦于法无据,因此东洲区政府对于相应的补偿工作尚有“自由裁量权”的空间,一审法院判决东洲区政府限期内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刘宏军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刘宏军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梁凤云

审判员  张 艳

审判员  张 剑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吴 冉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20/4/29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